财经要闻NEWS

黄金暴涨,趋势性逆转

发布时间:2016-02-16 浏览次数:392

2月15日国内各大市场开市,估计黄金及与黄金相关的贵金属价格,或者与黄金相关的股票都会有较好的表现。不过,这轮黄金上涨,是否预示着黄金牛市的到来呢?



作为避险工具,黄金确实该涨了



12月份,国内黄金期货即有超过3%的涨幅,这表明国内确实有先知先觉者为了应对人民币贬值预期,率先看多黄金。而美国的黄金价格则从年初至今,涨幅已经接近20%,原因在于美元指数回落,美国加息预期降低,而且,全球股市都在走弱,在这种形势下选择黄金避险,真是天时地利人和。


因为黄金价格上涨了,所以,大家势必会为黄金价格上涨找理由。比如,从货币超发的角度,来说明黄金确实应该上涨了。尽管我内心认为,上涨至少可以找到五大理由,但同样可以找五大下跌的理由,关键是你能判断趋势或涨跌幅。不过,我还是忍不住去找一下2001年的黄金价格,大概最低跌至256美元/盎司,按上周五收盘价计算,过去15年约涨了3.8倍。


接下来找一下美国2001年1月的M2的数据,为4.95万亿美元,到了16年1月,大数为12万亿美元,即过去15年中广义货币只扩张了1.4倍,扩张幅度远低于同期黄金的涨幅。但国内呢?过去15年广义货币上涨了9.3倍,远远超过同期黄金的涨幅。


因此,认为货币超发是推动黄金价格这一理由,在中国或许成立,而在西方却未必成立。比如,作为黄金空头的高盛预计,三个月后金价将跌至1100美元/盎司,半年后跌至1050,而到今年年底将跌至1000美元/盎司水平。该行表示,美联储推迟加息可能会推动金价,但中国和俄罗斯减少黄金购买则可能使得黄金承压。


其实,关于货币超发推动金价这一因素,是01-11年这轮黄金牛市的主因,因为美国持续推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但是,11年的9月末这轮黄金牛市就结束了,而美国的QE却仍在延续。因此,找理由真的太容易,找拐点却实在太难。但我还是相信黄金的行情未结束,至少作为应对汇市和股市这两大风险市场的避险工具,黄金的上涨空间还是可观的。



再次步入黄金时代?至少现在没看出来



翻阅历史,发现在过去50年中,黄金价格经历了两轮“黄金10年”。第一轮是1970-1980年,之前有68年的英镑贬值,“黄金总汇”解体,但并没有引发金价大涨。金价从70年的35美元起步,最高涨至80年的850美元。第二次是2001年至2011年,即从最低256美元涨至1920多美元。


第一次黄金10年的大涨,实际上是以1971年7月美元危机爆发为导火索,因为尼克松政府于8月15日宣布实行“新经济政策”,停止履行外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的义务。之后又有两次中东石油危机,以及苏联入侵阿富汗和美国70年代中期开始的通胀直至80年演变为恶性通货膨胀。


第二次黄金10年的涨幅显然没有大过前一次。这期间,有过01年美国的911恐怖事件,长达7年的伊拉克战争和08年开始的次贷危机,导致油价和金价不断攀升。而中国在此期间重化工业化高速发展,确立了制造业大国的地位,也导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不断提高。中国也跃居为全球黄金产量第一,消费第二的国家。


从黄金这50年的走势看,真正上涨年份不足20年,可谓熊长牛短。从11年9月黄金牛市结束,至今不到5年时间,是否会再启动一轮大牛市呢?感觉时间上似乎早了些。从两轮黄金大牛市看,其间必有战争、通胀和各种危机,如石油危机、金融危机的爆发。如今,似乎主要经济体均处在低通胀阶段,战争和危机也没有马上爆发的迹象。也就是说,现在就断言黄金价格步入黄金时代的可能性不大。至少我没有看出来。


在全球经济融合度越来越高的今天,各种商品和资产都在频繁地交易并产生价格,都会因为各种事件的发生而导致价格的波动,都会因为波动而导致人们对价格走势有新的预期。但真正导致价格发生趋势性逆转的似乎不多。所以,既然人生短暂,就应该相信你所遇到的价格波动中,属于趋势性逆转的概率很低。



若真出现黄金大牛市,那中国大妈将是全球主力



从前两轮黄金的10年牛市看,主要是美国人导致并引领的牛市。如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的美元危机、石油危机、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高通胀、次贷危机等。这是因为美国当时是全球经济的唯一的领导者和大引擎。


如今,中国已经崛起,去年A股的交易量已经占到全球股票交易量的三分之一以上,衍生品交易如果不限制,则也将与美国比肩。广义货币M2规模更是远超美国,商业银行规模超过美国。在实物交易方面,新房交易量是美国的6倍多,汽车销量也早已超过美国,每年的GDP增量也超过美国。据黄金协会统计,中国2015年黄金产量450.05吨,黄金消费量985.90吨,分别位居全球第一和第二。因此,中国经济的增量影响力要超过美国。


但黄金的大牛市总是建立在危机、通胀或战争的废墟上的。如果中国有危机,那应该是泡沫破灭的危机。即股市、房市和债市的泡沫一旦破灭,则大量的资金将寻找新的出路。如果汇市的释放渠道又被堵塞,则选择黄金和其他贵金属避险或投资,将会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巨量。


这不仅是因为中国的M2(内含现金、企业和居民的定活期存款等)在过去这些年仍然超高增长,而且会因为中国大妈(泛指中国投资者)更喜欢黄金等细软资产而导致羊群效应的发生。所以,就这点而言,我不同意高盛提出的中国今年会降低黄金购买量的判断,而是相反。


因此,从历史看黄金牛市与经济之间的关系,发现黄金走牛对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都是坏事,黄金大涨既是金融和经济危机的果,又会加剧危机。但相信金融监管当局也会把避免系统性风险发生作为今年的首要任务。所以,我仍然认为黄金大牛市还为时尚早。